虚拟世界还需要机构吗?

虚拟世界还需要机构吗?

前言

这个问题就需要回到为什么会有机构存在,机构存在不外乎就是有着特殊的目的,因为堂会的限制中,有些事工不易发展,那我们可以想一想虚拟世界还需要机构吗?也许在想这问题之前得先问什么是虚拟?早在广播、电视、互联网,我们经历不同的传播媒介改变,媒介的不同会使机构因此消失吗?还是产生了更多类型的机构呢?

科技追求什么?

我们先从一本书《硅谷天王彼得.提尔从0到1的致胜思考》的传记谈起,其中提尔曾说:“科技需要自权力中解放,为自由创造空间的三大科技:网络空间、航太和海上家园。”虚拟世界(元宇宙)建构的就是在网络空间上,透过新型态的浏览方式,探索新的空间就成为可能,也正是最近流行的议题【元宇宙】。

元宇宙

Roblox Corp. 执行长 David Baszucki提出的八大基础建设

元宇宙是由八大要素组成,分别是身分(使用者在社区呈现、与人互动的样貌)、朋友(本来的朋友或在平台上结交的好友)、沉浸式体验(手机难度高、但虚拟实境(VR)可以确实提供)、低摩擦率(体验应尽可能无缝接轨)、多样性(社群内有数百万人正在创造内容)、随处都可玩(且延迟度低)、经济(公司注重用户投入度、不是金钱,前辈能照顾后辈),以及用户礼貌(公司无论建造什么,都会思考到安全体验)。

参考自 https://technews.tw/2021/11/17/robloxs-stock-price-rose-nearly-8percent/

面对虚拟实境的议题,我觉得比较完整体验(或者比喻),可以用“骇客任务”电影做比喻。另外一个就是PS4上玩的热门游戏,“刺客教条”,游戏的故事背景是透过Animus实验,一台透过血缘令用户体验祖先记忆的机器。如果我们不打电动、不看小说和电影,大概很难想像虚拟实境的多种可能性;很多时候我们少了想像,只剩下跟随潮流摆布,反而更容易迷失。

最简单的形式是从文字开始

虚幻最简单的形式是从文字开始。还记得阅读金庸小说、哈利波特,不同的小说会让读者产生的想像空间,有人会透过电影呈现小说的感受,当然也可以用虚拟实境进行角色扮演来深化感受;从上面两个例子,我们可以相信虚拟实境会是未来,但也不是全部,可以关注和参与,但不要过度热情或感到迷惘。

还有谁在使用CloubHouse?

这让我想到一年前,ClubHouse 刚推出的时候,在座的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一个新鲜事,我们经常开房谈论不同的可能(甚至还开出了基督徒耍废房),但今天呢?谁还有在使用ClubHouse?可以举个手,ClubHouse现在还有什么可能呢?记得当时我用语音聊天室来形容ClubHouse平台,在互联网发达前,我们使用无线对讲机(香肠族、火腿族)在空中对话,ClubHouse与无线对讲机共同特点是开放平台,可以让不同人参与;从这可以看到新技术的发展不是个新鲜事情,但却是个提供更便利平台的例子。

ClubHouse有时有一些令人意外的用法,像我们机构在财力有限的状况下,本来想做一个读书会的Podcast,但是没有预算买设备,却意外发现,从Clubhouse直接收音后,可以简单进行后制,就完成Podcast声音档的基本雏型;顺便说Podcast也只是十年前的产物,沈寂十年后才爆红的媒体。

扯远了一点,还是先回到为什么人要进入虚拟实境?

一级玩家关卡前言

一级玩家关卡前言

虚拟实境真的能满足自由吗?或者能使人从权力中解放吗?《一级玩家》小说就呈现这样的宇宙观,但令人可以再三玩味的反而是各关开头的前言描述:

第一关
多数时候当人很悲哀。只有透过电玩,日子才比较好挨。
《安纳瑞克年鉴》第九十一章第一至二节

第二关
我不迷恋真实世界,不过那是唯一仍可以好好吃一餐的地方。
美国喜剧演员葛洛丘‧马克思(Groucho Marx)

第三关
“出门”一事实在被过誉了
《安纳瑞克年鉴》第十七章第三十二节

从上述这些章节标题,我们发现因着现实的侷限,反而让人寄托一个虚拟的世界,但虚拟世界为了能维持体制的运作,最后也被约束、被控制,甚至仍然会像现实世界一般地产生阶级,虚拟世界真的是自由的解答吗?但可以知道,人人渴望获得自由,这正是信仰能提出的解答,人在哪里活动我们就该往哪边去,凡事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组织存在,有组织的地方自然就会有机构存在,或着我们可以用游戏的术语来说,就是公会、帮派等等的不同名称,依照他自己的性质和功能运作著,但当中首要目的还是传递真理的讯息。

真理叫人得自由

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:“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门徒; 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 约翰福音8:31-32

不论身处虚拟还是现实,都需要真理才能使我们得着自由。人们想用各种的方法寻找自由,但始终都不得其门而入。此时正是我们需要参与的时机,不论是生活中还是游戏中,各种未来的虚拟宇宙世界,各种新鲜事物的发展,都值得被理解与探讨。但在这些讨论之中,更需要知道的是我们的初衷是什么?特别是我们在谈论任何新兴媒体的应用,还是围绕两段经文去探讨,相信大家也都很熟悉这些经文。

我知道你的行为,你也不冷也不热;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。你既如温水,也不冷也不热,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。启示录3:15-16

怎样才能或冷或热呢?这是一个简单的热传导问题,就算我们在任何高档市售的保温瓶里面装水,时间久了再怎么热的水一样会变成温水;这样的状态下的水如何才能真正保持冷热呢?除非我们能制作出一个真空的阻断环境,使热传导无法产生才有可能;当然还有一种最简方法,就是回到冷或热的源头,当水常在源头就不会失了温,变了味。如果我们只关注当下的各种变化,到头来只会失去了温度。

不要效法这个世界,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,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、纯全、可喜悦的旨意。罗马书12:2

或许我们都知道圣经告诉我们要心意更新而变化,但更关键的反而是下一句,察验何为神的善良、纯全、可喜悦的旨意。才不至于为了跟随流行而随波逐流;经文提醒我们,透过察验之后做出的判断,在行动上才能事半功倍。

去中心化

与元宇宙一并讨论的还有“去中心化”的议题。因为人不想被操控,所以特别需要一个新的机制来平衡,甚至跨宇宙间还能保有自己本身累积的数位资产;这些资产可以是虚拟货币、虚拟契约、所有权…等。连带一起讨论的就会有NFT和虚拟货币,这部分也是跟虚拟世界密不可分。早在两三年前,本协会曾经讨论发行一种灵粮货币,赚取数位货币的方式;可能是透过参与各种属灵操练,或是参与各种的服事,这样的货币可以在各基督徒店家、书房、基督徒提供各类服务,进行交易,对价关系可能是来自于赞助和奉献,有点类似时间银行,你的付出会有对应的回报机制。

当然这种经济模式其中会有一些信仰争议尚未被探讨,但确实开启了我们不一样的想法,因为运作过程需要透过跨组织、跨堂会、跨机构的方式,如果不“去中心”就很难有公平性存在;单由一中心所控管,很难避免弊病的发生。

面对元宇宙的效益,反而我们应该更积极思考另一个观点。

去堂会中心化

教会的本质是因为基督徒而聚集,堂会则是以一个组织管理和建筑物做为考量。这些年兴起不少Mega Church,这类堂会看似资源更加丰富,但里面资源的应用真的是多元发展吗?当中是不是容易变成一种非专业领导专业的堂会牧者领导方式;术业有专攻,跨堂会之间的专业合作,或许才是面对社会变迁的一种解套方式。

过往在中华福音神学院举办了三届的基督徒网络应用研讨会,我们可以谈论各种网络应用的可能。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现实状况,每个牧者想把各种服务带回去堂会使用。可是很多的网络服务并非适合单一堂会,反而是需要一群专业的基督徒受差派,一起进行跨堂会的公共资源发展。

在元宇宙“去中心化”的议题中,我想谈的就是“去堂会中心化”,在这观点下堂会不再是把什么资源都往堂会集中,而是回到另一种受差派的方式运作,不单只是传统上差派宣教士,同时也将专业人士列入差派范围,进行专业领域的跨堂会服事。

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,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。我们这许多人,在基督里成为一身,互相联络作肢体,也是如此。按我们所得的恩赐,各有不同。罗马书12:4-6

当然我的身份不是堂会牧者,而是机构负责人,也许对堂会牧养观点会与堂会牧者有点不同。但是我们可以观察到,在现有疫情之下,堂会崇拜也有一些改变,有的牧者害怕信徒去听其他堂会讲道。但我们换个角度来看,如果一个信徒愿意更多的学习,为什么要拦阻他学习呢?这就是一个网络时代的变化,在疫情中就更加明显。我们没办法阻止人更多的学习,当然也不应该,反而是面对这种多元学习状况下,如何帮助信徒能有更多的独立思考,并且按照他们的专长去参与不同的服事,近一步让各类专业领域的机构有发展的可能。

自发性学习

虚拟不会让机构变得更不必要,反而变得更加多元。真正该担心的是信徒侷限了自己的成长意愿,或著被僵化的门训体制侷限。网络上的资源相当充沛,各种讲道、线上教学已经比过去来得多。也许现在该探讨堂会牧者如何鼓励信徒主动学习,众教会跟机构如何持续累积各种公共资源,才是虚拟化该被探讨的议题。

连结、共享、开放,正是目前需要被不断探讨,也是需要挑战过去侷限的思维,必须要训练信徒懂得独立思考和自我觉察,正如希伯来书记载。

看你们学习的工夫,本该作师傅,谁知还得有人将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,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,不能吃干粮的人。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,因为他是婴孩;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;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,就能分辨好歹了。希伯来书5:12-14

特别是对有志参与在这元宇宙开放世界的福音工作的人来说,真的知道如何分辨吗?今年一月新天地召开启示录讲座,大肆在各媒体中宣传,我们是否有能力分辨真伪呢?异端呢?另外,好消息宣教会举办亚洲基督徒领导者大会,也是另一个例子;更别提现在搜寻引擎关键字搜寻信仰字串,出现的前几名不少是东方闪电的内容。

Oasis (绿洲)

虚拟的数位世界,如果你接触过《一级玩家》的小说或电影,那里面所说的Oasis (绿洲) 是可以学习全世界知识的地方,如果我们谈论虚拟世界之前,没有先预备好足够的公共资源,就像是没有后勤的部队,却不断把人送去会被消磨信仰的地方一样。前线后勤都需要有更完善的连结关系,摆脱堂会中心,回到以基督为中心,认识彼此间的差异,且接受彼此的异同,在共同的负担中连结,不同的负担分散也带着祝福。

虚拟世界的目的,为的还是对应人性的需求。最后分享一个为什么如今我能在这个网络世界中,建立一些基础资源。在1996年的时期,我和我哥在网络耗费了大量的生命,直到当时接触了一个基督徒的网络聊天室,最初可能是为的是认识异性,但后来找到了信仰,把我和我哥从信仰的离家者,重新带回信仰当中。如今我哥在新竹乡间牧会,而我在这边分享,并且持续建立信仰的共同资料,虽然当中看似与传福音没有相关,却有不少人因为主动寻找信仰资源,而认识信仰加入了教会。主动寻求者只会越来越多,愿意不断学习成长,愿意受差遣而贡献专业,他们可能就在等著这个时机的发生,主动回应主的呼召。

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:“我可以差遣谁呢?谁肯为我们去呢?”我说:“我在这里,请差遣我!”以赛亚书6章8节。

此文为 2022/1/13 关键面对分享讲稿


留言板

1 回复

引用通告 & 通告

  1. […] 一月起【为孩子祷告】的图文,多了中文版,并于每天中午张贴于 Facebook 粉丝页、Line@和Intagram,由于元宇宙议题沸沸扬扬,我们也受中华基督教福音协进会邀请,参与关键面对的分享,未能参加或想回顾我们的分享,可以点选此处观看当天分享的讲稿【虚拟世界还需要机构吗?】。 […]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布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